菜单导航
> 阜阳旅游 > 正文

从一起侵权案件谈如何理解公共场所的安全保障义务

作者: 阜阳新闻网 更新时间: 2021年06月07日 10:00:42 游览量: 91

简述:

2021年4月30日,原告王某同其父亲、祖父等一行五人在被告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购买门票后,在景区内游玩。在玩湖面的脚蹬游船时,脚蹬游船管理者未提供救生衣等安全防护设施

  2021年4月30日,原告王某同其父亲、祖父等一行五人在被告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购买门票后,在景区内游玩。在玩湖面的脚蹬游船时,脚蹬游船管理者未提供救生衣等安全防护设施,在游玩的过程中,被告崔某驾驶船名为八里河风景区6的高速客船迎面驶来(崔某为该船的所有者及经营者),撞向王某乘坐的脚蹬游船,王某被撞落水,受伤严重,当日被送往阜阳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共住院25天,支付医疗费15571.74元(崔某支付)。治疗终结后,经安徽天衡司法鉴定所鉴定:1、被鉴定人王某本次外伤后导致外伤性脾破裂,行脾切除术,其损伤致残程度构成Ⅷ(八)级伤残,被鉴定人外伤性胰尾碎裂,行胰尾碎裂修补术,其损伤致残程度构成Ⅸ(九)级伤残;2、被鉴定人王某本次外伤后至评残前一日建议营养120天,护理60天;3、被鉴定人王某本次外伤后导致腹部闭合性损伤、外伤性脾破裂、外伤性胰尾碎裂、腹膜炎,后期需要定期检查、康复理疗等,需后续治疗费用约人民币3000.00元。原、被告为赔偿发生纠纷,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双方当事人经调解无果。

  颍上县人民法院于2021年8月15日作出民事判决:被告崔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王某损失147817.49元,被告安徽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对该147817.49元中的98033.5元承担补充赔偿责任;驳回原告王某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王某、崔某、安徽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均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该案例涉及到两个重点问题:一是对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的理解。自《侵权责任法》出台后,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的案件逐年上升,其中尤其以在景区内的侵权案件数突出。二是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的竞合。该类案件往往还涉及到侵权责任与旅游服务合同纠纷相竞合的问题。当事人在主张权利时所选择的法律关系不同,会导致法院在判决时所采纳的标准存在差异。

一、《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关于“安全保障义务”的理解

   本案例裁判的要点之一就在于对“安全保障义务”的理解。安全保障义务是指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在合理限度的范围内,应尽到使他人免受人身及财产损害的义务。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有过错的,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应当在能够防止或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是从事社会活动的特定场所的所有者、经营者以及其他进入该场所的具有社会安全保障义务的人;安全保障义务人对该场所应具有事实上的控制力。具体到本案,被告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虽然不是造成原告王某遭受人身损害的直接侵害人,但是它对游客负有安全保障的义务,因此即使该案是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损害,应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但只要安全保障义务人有过错,未能在能够预防或制止损害的范围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就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事实上,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是有能力提供安全防护设施,并在湖面上设置安全警示标志的,所以其承担补充责任是必然的结果。

   在此,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是对“相应的补充责任”的认定。通常,在第三人介入侵权的情况下,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的是补充赔偿责任。但对于补充责任的性质,各学者专家莫是一衷。张新宝教授认为补充责任是一种与连带责任、按份责任相对应的新型责任。杨立新教授认为补充责任是不真正连带责任的一种特殊情形。对此,笔者同意前者。

   至于对“相应的补充责任”的认识,主要有两种分歧:一是在侵权第三人不能确定或者无力赔偿时,由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即实施直接侵权行为的第三人作为直接责任人承担第一顺位的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作为补充责任人承担第二顺位的赔偿责任。只有在第一顺位的直接责任人无力赔偿或寻找不到的情况下,第二顺位的安全保障义务人才作为补充责任人承担赔偿责任。二是无论侵权第三人是否确定或者有无赔偿能力,安全保障义务人都仅在其能够防止或者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笔者认为,“相应的补充责任”应该理解为与安全保障义务人过错范围相应的部分补充,而不是第三人无力承担部分的全部补充。这是因为,从因果关系角度来看,如果要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全部责任而不是相应的责任,这实际上是把违反安全保障义务人当成了直接加害人,不符合因果关系的基本原理。从过错角度来看,安全保障义务人通常只是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对损害的发生存在消极不作为,只具有一般过失,若要求其承担过重的责任,会倒向严格责任和公平责任。

   因此,在确定安全保障义务人的“补充责任”时,应当充分考虑直接加害人和安全保障义务人的过错程度。如果直接加害人的过错程度重于安全保障义务人的过错程度,则加害人应承担主要责任。反之,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主要责任。作为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的过程中,要认真结合实际情况,重点分析经营者或管理者是否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合理公正地去处理判决。

二、侵权责任与违约责任相竞合的问题

   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竞合是指行为人的某一不法行为既违反合同法的有关规定,符合违约责任的构成要件,又违反侵权行为的有关法律规定,符合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从而导致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并存,形成请求权的竞合。这历来是民法界议论的热点课题。如何解决责任竞合,通说是由受害人自行选择是请求侵害人承担违约的民事责任,还是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但二者只能择其一。倘若允许受害人不受限制地行使两个请求权,就会导致另一方当事人因请求权的重叠而承担双重民事责任,造成不公。这就是合同法第122条的立法目的所在。

  《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该条充分尊重了受害人的自愿原则,使得受害人能够根据自身具体情况做出灵活选择,在最大限度内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责任发生竞合后,受害人可以选择以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请求对方承担责任,但选择的时间必须在庭审开始前。这主要是考虑到受害人在起诉时可能在证据收集和认识上不够全面,此时所做出的选择可能还不是对自己最为有利的责任方式。给予其时间去考量也是意思自治得充分的体现。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同属于民事责任,但两者在构成要件、法律适用等方面存在着重大差异,当事人选择诉讼的途径不同,将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法律结果,极大地影响到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结合本案例,将重点从诉讼当事人的范围、损害赔偿范围和归责原则三个方面阐述两者之间的区别。

   第一、诉讼当事人的范围不同。如果受害人选择违约责任起诉,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在责任竞合的情况下,原被告只能是合同当事人。即使违约是由一方当事人与第三人共同造成的或完全由第三人造成,但因受害人与第三人不存在合同关系,受害人无权主张第三人承担违约责任,所以也无法将第三人纳入违约之诉。在本案中,原告王某等购票到被告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公园内游玩,原、被告之间即建立了旅游服务合同关系,被告负有为游客提供安全设施、场所之义务。此时,如果原告王某选择了违约诉讼,那么被告只能是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至于被告与第三人崔某之间的纠纷,则需要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双方的约定来解决。

  如果受害人选择侵权责任起诉,若侵权完全是由合同一方当事人造成,则被告为侵权人。但如果侵权是由合同一方当事人与第三人共同造成的,那么就会构成共同侵权,此时合同一方当事人与第三人是共同被告。回到本案例中,在这种情况下,被告应为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和崔某。

  由此可见,诉讼选择的不同,会对被告的范围造成影响。如果受害的合同一方当事人提起违约之诉,即使存在合同以外的第三人与合同一方当事人共同侵权,也只能请求合同违约方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而不能起诉合同之外的第三人,但若主张侵权责任,由于违约方与第三人共同侵权,则可以将违约方与第三人列为共同被告。因此,侵权之诉的当事人范围有时比违约之诉的当事人范围要广。

   第二、损害赔偿的范围不同。在违约责任中,违约的损害赔偿主要是财产损失的赔偿,不包括精神损害的赔偿,且赔偿损失额有限定的赔偿范围,一般应相当于受害人因违约而受的实际损失。而对于侵权责任来说,损害赔偿的范围不仅包括财产损失的赔偿,而且包括人身伤害和精神损害的赔偿。在本案中,如果原告王某按照合同纠纷选择违约责任索赔的,将无法提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反之,若按照侵权责任纠纷起诉,是可以提出精神损害赔偿的。

   第三、归责原则的不同。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对侵权责任一般采取过错责任,而在合同法中,对违约责任一般适用无过错责任。因此,当事人以违约责任为诉讼理由的,无需举证对方有过错,只要行为人有违约行为,且没有法定或约定的抗辩事由,就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以侵权责任为诉讼理由的,则需证明对方有过错。

   在本案中,如果原告王某选择了违约诉讼,自其购买门票时起,即与被告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建立了旅游服务合同关系。原告在游玩的过程中,被告负有为游客提供安全设施、场所的义务。此时,原告王某只要证明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在合理范围内未尽到安全保障的合同义务,构成违约,而无须证明被告是否存在过错,便可主张自己的权益。至于被告赔付原告王某而造成的损失可以向作为第三人的崔某进行追偿。

   如果原告王自强选择了侵权诉讼,因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和景区以外的第三人崔某共同造成自己的人身损害,此时,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原告王某需要证明被告崔某存在过错,以至于给本人造成人身伤害的相应证据,从而要求被告崔某承担侵权责任;如果能够证明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则可以要求其对自己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综上所述,侵权责任与违约责任除了上述不同外,还在诉讼时效、诉讼管辖、举证责任等方面存在差异。这就要求受害人在主张自己的权益时,必须根据具体案情和自身条件事先做出选择。法律已经赋予了游客选择侵权之诉还是违约之诉的权利,具体选择侵权之诉还是违约之诉,要综合各种因素、权衡利弊之后做出选择,从而在最大程度上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文章链接:http://www.fyxww.com/ly/14800.html

文章标题:从一起侵权案件谈如何理解公共场所的安全保障义务